如愿不负春晖

“春晖行动”以金融企业公民的责任为发端,但润物的春雨背后却是长达两年的战略转型积累,最终体现出金融下沉的一系列“春晖效应”,并非朝夕之功。

人们如何判断“春天”的到来?

唐代诗人孟郊道:何物最先知?虚庭草争出。

冰心先生答:春何曾说话呢?但她那伟大潜隐的力量,已这般的,温柔了世界。 民间最先感受到料峭寒意的消退。因为每个人、每个行业是这场风暴的经历者。

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尚书》强调,民众可以亲近而不可轻视,因为民众是国家的根本。底层逻辑支撑着千百年来的家国梦,也支撑人们共度时艰。

当我们落下视线的高度,会在这场特殊战役中,看到一个更宏大更生机的世界——是冲在一线那些“小写而鲜活”的人,是贡献全国80%就业的中小微企业,是占据全国5亿多的乡村人口,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坚实而稳固的底层力量。

善谋全局者,通过追溯本原的方法,以此为契机,迅速渗透服务下沉,实现底层逻辑的成功架设。

万余环卫工人之困

2020年1月29日,大年初五。广东中山、英德,江西上饶、余干等地的七个项目紧急向总部中航美丽城乡环卫集团(以下简称“中航环卫”)汇报:“口罩买不到了,消毒液也是。”项目组的存货早已耗尽,他们连朋友圈微商都试过了,全都缺货。这很危险。

中航环卫总部位于广东中山,在北上广、湖南、湖北、等12个省市设有分公司,旗下有万余名环卫工人。他们在一线承担生活垃圾和废弃品防疫物资的清扫和运输工作,仅湖北麻城县及周边县市就有数千名员工。在这场疫情大考中,环卫工人没有口罩和消毒液意味着他们无法工作。

中航环卫发动集团所有的力量去寻找、采买防护物资,由于情势紧急,大小供应商都需要现金支付。中航环卫不得不优先将流动资金用于杀毒及防护物资的采购。如此一来,员工的工资补助发放就存在了资金缺口。

工资和补助是一线环卫工人极为看重的生活保障。他们需要这笔不多的费用维持家庭运转。尽管生活艰苦,他们内心依然善良——疫情期间的工作量三倍于平时、垃圾转运量是年前的六倍、工作排班密度超高、还需兼任社区网格员,但万余环卫工人无一人退缩、叫苦。

中航环卫常务副总裁熊得喜主管财务工作,对他而言,这并不是一道选择题:“防护物资不能不买,春节补助也不能迟发的,因为他们盼着。”熊得喜把自己50万理财资金提前赎了出来,随时应急——中航环卫已做好了集团高管共筹资金的预案。

同样是1月29日,建设银行中山市分行在摸排市内疫情防控重点企业、在湖北有项目的企业时,很快锁定中航环卫。建行立刻致电熊得喜,询问是否遇到困难。

了解情况后,建行突破常规效率,为中航环卫办理“民工惠”业务,首笔500万元专项资金通过“绿色”金融通道一天内审批到账。现已累计为中航环卫累计发放7000余万元专项融资款,确保了企业2万余名职工在疫情防控期间及时收到工资和奖金。

“民工惠”原本是建行为解决农民工准时发放工资而推出的一整套解决方案,但逐渐应用于各类坚韧生活的底层人群,譬如产业工人等。2020年春天,它被首次应用于环卫工人群体。最后,中航环卫的工资与物资之困得解,全集团无一人退出,无一人感染。

“劳动者港湾”成为户外工作者抗“疫”复工期的休憩小站

新金融力量像没入海水的船锚,当人们看不到它的时候,正是它在为人们服务的时候。中央不断释放信号告诉大银行要“下沉”,服务重心下沉、普惠业务下沉、供应链金融下沉。

不满足于金融基础功能在基层的适用,如今的农民工可以轻易走进金融生态体系。以“民工惠”为入口,建行为基层群体提供全链条周期的金融或非金融服务集合,聚焦解决医疗、住房等一系列切实问题。

一次蓄谋已久的金融底层逻辑变革,在2020年春天,以建行广东省分行助力疫情防控、支持实体经济的“春晖行动”为发端,迅速渗透开来。包括升级“民工惠”金融服务平台在内的十项措施经过整合之后,将建行近两年来基于思维范式变化而进行的一系列业务,推到了前台。

没钱开工的口罩企业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肯定了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并提醒民众随时佩戴口罩。次日,张春节在宁波机场,看到约三分之一的人戴上了口罩。又过两天后,张春节发现公司约1000万个口罩库存销售一空,新订单数量激增。

张春节是广东春夏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夏新科”)的总经理。这是一家生产无纺布制品、过滤材料、健康护理材料制品的公司,虽然生产口罩及口罩材料,但这并非春夏新科的主营业务,“因为口罩在疫情发生前的需求量并不大”。春夏新科原本只有5条口罩生产线,日产量30万,80%用于出口——产品以可溶性、可降解为主要技术卖点,材质环保,并拥有三项实用新型专利。

如果要应对疫情期间的口罩供给量,5条生产线远远不够。春夏新科去年在广东韶关建立新厂,成为当地第一家有能力生产口罩的企业,但新厂的设备尚未到位,无法开工。除了增加口罩生产线,进行设备迭代,采购每分钟能生产500个口罩的高速产线;张春节还需要购入口罩材料生产线,进行配套生产,“市场上口罩的原料也很缺,这是我们的强项,比如熔喷布。”张春节介绍称,熔喷布用于空气过滤,是口罩的核心材料。

但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设备供应商都需要预付款才发货,抢购者竞争激烈。

市面上,口罩有市无价,但口罩生产企业却没钱扩产。产能跟不上,供给不足,疫情防控工作受困,口罩价格无法回落,民众意识到了疫情的紧迫性。溯其本原,这是供给侧的困境。

大年初一深夜,张春节召集干部和东莞本地员工开工生产,先动起来。年初二,建行东莞市分行梳理当地应急医用物资生产企业,逐一电话沟通首批统计出的15家企业需求,春夏新科就在其中。

由于它是知识产权资源的智造型企业,可获得包括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在内的“战疫贷”支持。

建行东莞市分行大朗支行迅速明确融资方案,把至少需要2周才能审批下来的流程压缩在48小时内完成,并联动东莞知识产权局为其开启质押登记审批绿色通道,在1个工作日内为春夏公司的3项实用新型专利办理了1500万元知识产权质押登记。

资金到位后,春夏新科各地的工厂陆续上了50余条生产线,包括12条熔喷布生产线,口罩日产量达到500万个,单个成本从未超过2元。而国务院国资委指导推动相关中央企业加快生产线建设、尽快投产达产,扩大熔喷布市场供给的信息,则是发布于2020年3月8日。

扩能后的春夏新科口罩日产量达到500万只

现代金融以前所未有灵活逻辑支持了新型制造业,颠覆了人们对它“王谢堂前燕”的固有印象,以解决问题为核心,而非以自己为核心。

当人们意识到这一点时,广东建行已向全社会发放各项贷款超过1100亿元,这是过去90天完成的数据,却远超过去年全年总量的七成。

支撑上述数据表现的是建行广东省分行在年初发起的“春晖行动”。其目标之一便是通过“战疫贷”、“复工贷”和“云义贷”等工具,为防疫企业和疫情受损行业提供增配资源、减费让利的全方位扶助。

“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中小微企业和个体户生存下来。”中央郑重发声。它们是就业最大的“容纳器”,也是源源不断的力量来源,“金融资源一定要向中小企业倾斜,这就是底层的金融逻辑。”建行董事长田国立在2020年工作会议上说,这不是商业模式层面的变化,而是金融本原的回归。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预计,到2030年,我国医疗健康产业产值可达16万亿元。后疫情时代,大健康产业或进入一轮高质量发展期,“春晖行动”以新金融实践支持卫生健康事业和社会应急管理,助力治理能力提升。

最近,春夏新科陆续接到来自英国、意大利、加拿大的口罩订单,开始恢复出口。在国内,公众的口罩也未能摘下。张春节猜想,经历了疫情的中国人或许从此养成了佩戴口罩、随身携带口罩的卫生习惯,也是一种进步。

“不应该这么便宜才对”

2020年1月27日,大年初三。岳冬军接完一个电话后,突然开心起来。

电话那头的人核实了一堆岳冬军的信息后,告诉他“房子免租”,目的是让他能全身心投入到防疫阻击战中。

岳冬军是广州白云区的一名辅警,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一直未有休假。他需要协助街道,核实外来人员信息,每日工作时长10小时起。在广东,像岳冬军这样的辅警有20余万人,他们与民警并肩出现在抗疫一线。

此前,为了方便工作,也为了每天能多睡一会,岳冬军在中队附近2公里处寻找租房。2019年夏天,他第一次租房,租到一户老旧的一居室,刚住进去没多久,空调就坏了,岳冬军是怕热的人,嫌房东效率低,于是自己掏钱把空调修了。后来想想还是“忿忿”,便发了条朋友圈吐槽。

第一次租房半年期满后,岳冬军在建行租赁平台上看到了一长租企业的房源信息和价格。位置、房况、价格都很合适,岳冬军立刻预约看房。到了现场,他发现比想象中更合适,屋内设施很新,基本拎包入住,楼下就有农贸市场和超市,方便他自己采购食材做饭,于是他认真询问了租金。“租金多少钱?”岳冬军以为自己听错了,连问了好几遍。

这是一套45㎡的房子,月租金为921,按月支付。岳冬军打听了下,周边同等条件的房子月租金在1500左右。“不应该这么便宜才对。”他想不通。

他的房子租自建方长租,这是建行广东省分行“存房业务”的合作机构之一。岳冬军所住的这套房子属于建方长租年底营销范围内的活动房源,因此价格额外优惠。存房业务能帮助合作的租赁企业获得一批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房源,通过长租、减免中介费让房东让利与租客,同时搭建的安居产业联盟能降低租赁企业的房屋装修成本,提升租赁企业盈利能力。

疫情发生后,一场全国性的居家隔离放大了“房屋”的封闭空间隐喻。但总有逆行者需要放弃这层保护,走入危险的核心区,比如岳冬军,比如一线医护人员、基层值守人员。据统计,有439名在粤医护人员租住了建行“建融家园”房源。

正月初二,建行发布10条举措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其中一条就是针对这样的逆行者提供免租优惠。经建行广东省分行初步调查,截至目前符合免租条件的租客有449位,其中医护人员439位,政府相关工作人员10位,涉及房源总数432套/间(部分为合租)。 

据悉,免租活动还在进行中,为不干扰相关抗疫人员工作,目前尚未收集完全部免租证明材料,相关受惠人员正在逐步核实确认并兑付租金。

在工作人员电话通知免租房客时,有人不信——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呢?

“银行要变得更轻盈、更亲近、更下沉。”田国立将这种状态形容为砂糖融入水,“无形无感,而甘甜无处不在”。建行在努力为国家寻找一个全新的金融逻辑,社会痛点在哪里,金融的手术刀就伸向了哪里。

人们很容易受梏于刻板逻辑,困守原状,躺在过往经验中走入发展陷阱。对于现代金融人而言,如果不知道明天的金融长什么样子,就失去了未来。

一个正在被证明的事实是:沿着旧地图,一定找不到新大陆。如果以底层思维为引线,人们很难迷失自己,反而会砍出一条新的路来。

数据迷踪 

当陈金灿发现不太对劲时,大家已经连轴转干了好几天。

他是广东台山市海宴镇五丰村的第一书记,需要与另外四位村干部一起逐户摸排全村1500多位村民的信息和行动轨迹;还要在村口设立防控关卡,对村民进出测量体温和手工登记信息,对外来入村车辆和人员进行核查,严格控制或劝返。

五位村干部白天入户登记纸质信息,晚上将信息输入系统,逐层上报,每日约收集200多户信息,但录入速度跟不上。几天下来,陈金灿发现了问题——工作量大、效率低、数据无法充分运用。

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例高风险人员的发现让五丰村与周边村镇都“炸”了。在村里居住的张志是广西人,平时在外打工,春节前刚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回来,在市场里售卖三文鱼。据陈金灿描述,张志回来后并未主动上报行程信息,还参与多次聚餐,共与13户58人接触。

当上级部门排查的高危人群名单下发到五丰村时,张志已经回来十天了。全村都慌了。除了对接触人群进行隔离外,五丰村进行了全村消毒,每户增发防护物品。经检测,张志并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众人松了口气。

但陈金灿再也等不了了。他是建行江门分行驻五丰村的第一书记,银行工作为他积累了大量处理数据与报表的经验。他向行内反馈基础工作的痛点,表达出想做一款小程序协助登记排查工作的想法。

技术开发并不难,仅一天的时间,小程序就做好上线了,为陈金灿节约了数百小时的时间。该做法很快被复制到海宴镇25个行政村和2个高速路口检查点。

陈金灿在村口设卡为村民测量体温和信息电子登记

同样的思路和默契下,建行总行加速开发的功能更全面的智慧社区管理平台很快在全国推广。平台除了疫情监测管理和信息上报以外,还可实现对接周边商户和社会服务资源,满足居民日常生活服务,包括为社区重点帮扶人员提供家政上门、日用品代购和在线医疗问诊服务等。据了解,该平台几天内就服务于100多万用户,而五丰村是广东省第一个试用并大力推广的行政区域。

推广到其他村镇时,有村书记问:“村民们不会又要下载什么APP吧?我们的村干部能操作这个系统吗?”

建行客户经理的解答不超过100个字:“这里扫码直接进入小程序;这个功能,可以导入村里所有的监测人员;这里,可以看到他们的所处位置;点击这个,生成这张图,您可以随时上报汇总了。”据了解,广东省所有地市48小时内实现了“智慧社区管理平台”的上线使用。

村民对金融科技的接纳度高于人们的预期。基层的工作量大,但基层也是提供第一手资料的地方,“基层数据准不准、及时不及时,会直接影响上层工作。”陈金灿有自己的思考。

思考的起点是以底层视角去解决群众的本原问题。下沉再下沉,也是建行顶着压力不断尝试的方向。在某些地区还在用金融服务覆盖“最后一公里”时,建行已将金融科技注入行政村,更深层次地解决金融供给、需求结构不平衡的问题,它不是对基层的单向度关怀,而是用新范式解决老问题。

现代金融的底层逻辑是不再把“大写而抽象概念化”的人作为认知的本体,而是回归到“小写而鲜活”的人。底层逻辑背后是金融拥抱世界的态度,并在本质上决定走向。

“春晖行动”以金融企业公民的责任为发端,但润物的春雨背后却是长达两年的战略转型积累,最终体现出金融下沉的一系列“春晖效应”,并非朝夕之功。

无论疫情何时结束、无论过程如何艰难,建行广东省分行的“春晖行动”都让南粤大地的普通人和中小微企业主生活带了一丝甜。今年已不负春晖。

(应受访者要求,岳冬军、张志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