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恋曲与悲歌

三年前,在微信朋友圈里每天跟读漆永祥先生回忆家乡的文字,欲罢不能。后来中道辍笔,不胜怅然。客岁,闻将出书,又不胜期待。今年,漆公惠赠,终于可以一气读完。中国是一个重史的国度,国史、方志、族谱、家乘,汗牛充栋。但似乎从来没有一部严格意义上的村史。有之,请从《依稀识得故乡痕——漆家山50年村史》开始。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